清明,回家

清明有三天假期,回家。

母亲依然”啰嗦”,话语中永远充满着对子女的爱。

父亲依然慢声细语地跟我随意地聊天,语语中穿插着一些具体的做事方法,比如说用开水直接充鸡蛋煮汤喝。

清明节从来都不是用来扫墓的,因为这几天是插秧的最佳时间,这面朝农田背朝天的样式几乎在脑中一成不变地呆了二十多年。

春天里,四处皆绿,空气中弥漫着猪屎和鸡屎的味道,附近新开了很多养殖场。

同学兼堂弟阿钢来访,他一个人忙着鸡场、照顾着小儿子、期待着两个月后出生的孩子。

阿勇来看养猪场,顺道过来聊了一会,他有意回到农村来继续人生旅程,我劝他在外头多折腾一会儿,老了再回来。

准备下广州的那天,去老朋友阿楚家里坐了一会儿,他自从开始在陆地上生活之后,自从八小时工作做得满满当当的时候,自从供房之后,头上的白发增多了几根。

在家里一直养尊处优,好吃好住像个少爷,父母也不需要我帮忙干农活,甚至煮饭都不用我插手。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汇报自己以及兄妹们在外头打工的近况,强调一下日子会越来越好,给他们一个盼头,然后用最俗的给钱的办法让他们去买些好吃的。

农村一直都很安静,当自己也很安静的时候就能体会到“原来一草一叶皆在呼吸”。

人的年龄长短无外乎是记忆的堆积,我很庆幸自己还保留着以前的日记,那里记录着那些不堪而颠沛的日子,提醒着自己曾经如此真实的活着。

三日后,回到广州,依旧朝九晚五。

归类于 随笔. TrackBack URL.

1 个评论

  1. 周转箱模具 说道:

    我清明就放一天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