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仰望他,你全家都仰望他

give up

“你全家都”这个句式实在是太老了,然而在特定时候用起来相当痛快。

当一个朋友说有一个人放弃了手头生意只为了追寻骑车381国道的梦想,未了问我是否需要仰望他们。我忍不住用了这个古老的句式:“你才仰望他,你全家都仰望他”. No offense.

放弃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不止一个人曾经跟我说:“我连死都不怕,还有啥好怕的。”对于他们来说,轻生不需要勇气,我倒觉得有本事活着已经觉得“非常肮脏”的社会里,但依旧坚挺着活着的人比较拉风,而不是放弃生命去“找死”的人。

生命这个话题过于沉重,很快就是4月1号了,张国荣就是在那个日期放弃生命的。按往年的规矩,豆瓣上又会有一大片声音呼唤“哥哥,我们想你”诸如此类的文艺语句。虽然有一大批的喜欢的人是自杀而去的:川端康成、海明威、叶塞宁、莫泊桑,他们可能玩的是瞬间即永恒这种游戏。而其他人玩的是什么?我也不解。

有些人没啥积蓄也学着玩放弃工作去追求理想的游戏,独立一人去拉萨旅居一年,要把思想境界提升到喜马拉雅山的高度。他们不屑于去想日后要养家里老去的父母,毕竟那档事与个人追求的境界比起来差远了。这类人一连行走一连拍照,感谢这个网络社会所提供的便利,让他们可以将自己的行走轨迹同步到微博或博客中去,而跟随着一片,声音夹杂着艳羡不已的情绪:“真羡慕你的勇气,能够放弃工作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兄弟,做自己,要坚持!”“你是我仰望的对象。”“辞职去旅行,真潇洒!”

我没看出来放弃工作去旅行这种挑战勇气的难度有多高,我倒觉得一连走一边现场直播所需要的勇气更大,毕竟徒增脸皮厚度十倍以上非常人所能挑战的。

追求自己的理想,这当然是一大快意之事,而那类2B的理想根本不靠谱,却仍然要“付出再大牺牲也要听自己的话坚持自己的路”。偶尔看到一些搞原创音乐的人,在台上用破嗓子吼了几分钟,吓坏了了评委并被指点了几句,便在台后一边哭鼻涕一边接受采访:“我们要的就是原创,一定要坚持自己的风格,我们只做自己……”记得某人表示不解地说:“你不做自己还能做别人啊?”

认识一些嬉皮士风格的人,很酷,他们要做的事情很多,他们却也是晒太阳时间最长的人,莫非他们有分身术?卡麦隆在NASA的工作应该够份量了,却还有空潜入海底去玩?拉里佩奇还经常跑去海边玩风筝呢。

就所得知的理由来看,都是“必须放弃一样东西去做另一样东西”,然而细细研究,他们完全可以一边追求自己那不靠谱的伟大理想一边继续进行本职工作。

要命的是,还有人反驳:“你有本事放弃自己的工作啊”。我想:放弃就叫本事了?那我可以做得更拉风一点,尽管在2012年买不起船票,我也决不放弃自己的生命,这就是我,我要做自己,我要坚持走自己的路。嘿嘿

归类于 随笔. TrackBack URL.

评论